肉三次

画风每天一变说的大概就是我 ∠( ᐛ 」∠)_

© 肉三次 |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Touch me(R)

妈呀!期待以上!好吃!!狐狸太太你是神仙吧!!我除了好吃已经不会说别的了哈哈哈哈哈哈

狐狸桐_对小久混乱邪恶:

*拖了半个多月的给肉三太太 @肉三次 的点梗,希望太太吃的开心QAQ我也是没谁了【绝望】


*皮肤饥渴症第一次写,写不好请原谅QAQ主要是复建,不过应该只是区间车【好久没耍流氓了蠢蠢欲动


*好像写成了伪SM,挺好,就这样吧X






一下课绿谷出久就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朝他的朋友们走去,那副急切渴求的表情看得爆豪胜己一阵搓火。恶心死了,废久那家伙,他不爽地看着绿谷低声说句对不起然后伸直双臂趴到饭田天哉的背上,眼睛舒服地眯起来,像只因放松而伸长的猫科动物懒洋洋挂在男孩身上。


头上有丽日柔软手掌温柔抚摸着他的卷发,背上被轰轻柔的拍着,绿谷一边低声说着谢谢一边将脑袋安稳地靠在饭田肩上,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就是那种幸福到让爆豪想上前给他一个爆爆的笑容。


敌人永远不会缺少诡异又没啥卵用的破个性,这次看着绿谷全手全脚地回来,爆豪心里就是一咯噔,就他幼驯染那倒霉脑袋,跟不中点什么个性都对不起欧尔迈特对他的特殊栽培一样。果然没出他所料,废久双手攥着扭扭捏捏地走回来,刚看到他就低头,就算被他喊也只应一声没有停下继续向前走的脚步,这份不配合让爆豪很是烦躁。


而更让他感到不快的绿谷直线走向的目标并不远,就是站在他身旁的濑吕,男孩一直压抑的什么东西终于找到突破口,几乎是扑了过去,一边说对不起一边往酱油脸怀里钻,蹭来蹭去找到最舒服的位置,才长出一口气,抬头对惊讶的濑吕露出抱歉的笑容。


“抱歉濑吕同学,我只是克制不住,想抱抱你,可以吗?”绿谷拿他犯规的带点鼻音的软糯腔调请求,大大的绿眼睛里闪着渴求的光彩,让人根本无法拒绝。濑吕在众人带着温度的注释中点头,下意识抬手抱住绿谷后背,在绿谷一声满足低叹中,全班终于炸开了锅。


听相泽老师说这家伙是中了皮肤饥渴症的个性,需要与别人进行肢体接触才能缓解,还好不是太麻烦的个性,只要被彻底满足了就好。至于到底何种程度才算满足,连绿谷本人都不知道,只是赖在酱油脸怀里幼兽般轻轻地磨蹭着,让人保护欲以及其他什么乱七八糟欲望都爆棚。


妈的!爆豪用尽全力克制住想要炸过去的手,他才不是为废久没有抱住自己而不高兴,看着濑吕泛起红晕的蠢脸爆豪把牙咬得咯咯响。


明明是看似无害的个性,事情却向着愈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发展,无论是谁的触碰,甚至是欧尔迈特的拥抱都无法彻底满足绿谷的皮肤饥渴症,以至于现在每次课间他都要找人接触的地步。即便这样,绿谷也从未试图与爆豪进行过肢体接触,总是远远躲着他。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是源于对爆豪喷火龙般狰狞表情的恐惧,但爆豪很愤怒,因为治不好病的绿谷在他面前实在太辣眼睛。


在走廊上看到绿谷和饭田手臂紧紧贴在一起或者和轰相互勾着小拇指走路就已经很令人恶心了,更别提午饭时三人比兄弟还亲密的肢体接触,爆豪觉得自己忍耐快达到极限了。


明明没法解除个性,还偏偏只离自己远远的,废久那乱七八糟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为了内心的渴望,不,为了眼睛的健康,爆豪决定主动出击,解决问题。


 


爆豪少年不愧于自己暴躁的性格,解决问题的办法也简单粗暴,直接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把绿谷怼到墙上,恶狠狠道:“最近玩的很开心嘛废久,躲着我,把人耍的团团转很好玩吧。”


绿谷把头低得更深,努力克制自己,肩膀都在发抖:“才不是耍人,我只是没办法克制而已。”他尽可能躲避着爆豪的肢体触碰,这让爆豪越来越不爽,以至于抓住绿谷手腕狠狠掐住,直到看男孩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才满意地打算接着说下去。


但让他意外的,他看到绿谷微闭着眼,被他圈住的手腕轻轻扭动着,浑身奇妙地反而放松下来。他明明是疼痛着的,爆豪挑眉,看绿谷仿佛才惊醒一样拼命挣扎起来,感到一阵不可思议的愉悦。


这家伙竟如此渴求自己,爆豪觉得内心叫嚣的饥渴感被短暂平息,却又激发了更深层的欲望。他抓住绿谷下颌抬高,逼迫他与自己对视,又问他一遍:“为什么躲我?这不是很喜欢被我碰吗?”


绿谷只能把眼神别开,语气里带点绝望的味道:“正因为太喜欢被小胜碰,所以不敢接近。”他无奈地低垂眼帘,身体大概因太久没有温暖怀抱而空虚到颤抖,声音都带着委屈:“之前被小胜不小心碰到手背,就会想要更多被碰触。小胜不是讨厌我太接近吗,我就只能尽量躲着你,否则会……”


“会怎样?”爆豪吞口水,他觉得绿谷给出的答案超乎预想地令人兴奋,捏住下颌的手指摩挲那里柔嫩的肌肤,像是奖励他叫人惊喜的反应。绿谷几乎要舒服得发出猫咪般的呼噜声,还好尚有一丝理智存在,阻止他在竹马手中太过放肆。他眨眨眼,无奈道:“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渴求更多。”


爆豪松开钳制绿谷手腕的手,转而顺着脸颊颈部一路向下缓缓抚摸着,轻掐一把男孩的腰,在他耳边说:“那我这次就给够你,彻底把你这鬼毛病治好。”他将手掌从颈后插进绿谷立起领子的衬衫里,在他颤抖中拿指节擦过他一节节颈椎,然后用力掰着捏弄他的肩胛骨。即使把他弄痛,盯着绿谷脸上表情的爆豪仍然可以确定,废久喜欢这些。


这真诡异,他伸出舌头舔过绿谷耳廓,看到男孩被吓得缩脖子,却又强忍着刺痒重新贴向自己,简直是这家伙的本性了。可是他喜欢,他就喜欢看绿谷怕他却偏又躲不开的样子,让他胸腔深处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苏醒过来,裹挟着泥浆一样的浓稠欲望。


想把眼前的卷发男孩彻底玩坏的恶劣欲望。


 


爆豪从来没这么认真地玩弄过绿谷的身体,将他露出来能被触及到的每寸肌肤仔细厮磨着,直到将大片肌肤揉弄得发红。这里,这里这里和这里都被别人碰过,废久这家伙不是对他而是对那么多人伸出手,还真敢啊。


爆豪都没意识到嫉妒已经让他面目全非,大概平常颜艺惯了还有些遮掩,但露出度可怕的牙龈与冒火的三角眼早已暴露出他出离的愤怒。


他现在只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把那些人留下的蛛丝马迹都搓洗掉,然后在废久身上每一寸重新打上自己的标记,反正他不是喜欢自己碰他吗?那就受着吧。


他触碰绿谷的每个指尖都用力到几乎要喷发出火星,隔着校服衣裤烙印在他敏感的腰侧与腿根,顺着脊柱一路向下燃烧,灼烧着绿谷正渴求他的身躯,让少年低吟着软软缩在他与墙之间,不知所措地抓紧衣摆。绿谷觉得疼,但如果是小胜的话,就算带来疼痛都让他感到快乐,这过分的喜爱让绿谷甚至自己都感到害怕。


已经玩弄够手腕内侧柔嫩肌肤和大开领口露出的纤细锁骨,爆豪终于在绿谷复杂的神色中从腰带里抽出他的白衬衫,将扣子一枚枚解开,把手伸向绿谷毫无防备的赤裸胸膛,不怀好意地摩挲着。可能是皮肤饥渴让绿谷整个身体都变得过度敏感,被蹂躏的可怜乳尖竟也颤巍巍地挺立起来,在爆豪手中变硬。


被粗暴对待也带来了不容小觑的快感,绿谷咬住嘴唇防止奇怪的声音冒出来,可这点小小的挣扎并不能败坏爆豪此刻的兴致,他掰开绿谷的嘴,逼他像干渴的鱼般无法闭合双唇,口水顺着嘴角一路流淌,将下颌与锁骨窝处都染上晶莹色泽。


真是个色情的书呆子,爆豪忍不住诱惑一口咬在绿谷颈窝,叼住他口感甚佳的皮肤轻轻啃噬,像大型犬科动物一样凶残又可爱。他的手也不闲着,像拥抱一样顺着敏感而收紧的背脊向下细细抚摸,玩弄够小小的腰窝与接近尾骨的凹陷,便从腰侧往前缓缓抚摸,流连男孩长出肌肉雏形的紧实腹部,小指探进圆润肚脐只是抠弄一下就让绿谷惊叫出声,将爆豪衬衫抓出更多皱褶。


 


废久这样子真他妈可爱,爆豪眯起眼睛仔细欣赏,但他一想到有那么多混账都看过,就觉得开心不起来。这渴求别人的脸,要是只对他一个人露出色气表情就好了,他掰过绿谷下巴相当不快地盯着他眼睛想到,又在他身上留下更多鲜红的咬痕。


绿谷被他弄得忍不住痛呼起来,甜腻低哑得不像抱怨更像是撒娇。爆豪对他的触碰与啃咬比起其他同学温柔甜蜜的安抚,霸道强硬地填满了他胸腔里那个空洞,让他肌肤尖叫着快乐与满足,沉醉在这略带血腥味道的厮磨里。


爆豪感受到怀里少年藏不住的满足,他讥讽地勾起嘴角,捻弄绿谷柔软耳垂:“废久,被我这么折腾,舒服吗。”


绿谷别开视线,却又被爆豪用力摆正,在那双了然的红眼睛凝视下只好干巴巴回答:“很舒服。”


“舒服就给我付出点行动来证明。”爆豪手掌向下摸到绿谷腿间,毫不意外地碰到已经抬头的凸起,他笑一声,低哑的嗓音搔得绿谷心里痒痒的。


“再敢上赶着去让别人碰你,我就撕了你,记住了吗?”爆豪尖利的犬齿叼着绿谷肌肤呢喃一般恶狠狠地命令着,用舌头刷过点点出血的伤痕,皱起眉头:“看到你跟别人勾肩搭背的就觉得恶心,你这家伙,只被我一个人碰就够了!”


绿谷眼泪止不住地滚下来,小胜咬得他好疼,但是不知为何心底因渴求而不停抽动的疼痛却缓解了不少。他不由自主地点点头,用脸颊蹭蹭爆豪的头发,有点痒,他擦掉泪珠,不知为何竟有些开心地笑起来。


爆豪楞了一下,掐住绿谷脖子,接着一口咬在他嘴唇上。


 


甚至他们的吻都带点血腥滋味,应该是绿谷的血,让爆豪觉得铁锈味道里都裹着一点蜂蜜般的甜。他吸吮着绿谷柔韧的舌,将它拉进自己嘴里,仔细品尝。


那条总是在吐露令人不爽的废话的舌,安静的时候尝起来倒还不赖,爆豪睁开眼盯着绿谷红透的脸颊看,他颤巍巍的睫毛还沾着泪珠,像蝴蝶翅膀一样扑闪着,颊上的雀斑都被映衬得可爱到不正常。


不如说这样的绿谷,这样的他们两个人都不正常,绿谷在爆豪怀里彻底瘫软了下来,只靠被他手臂支撑住的部分与相连的口唇支撑,融化得像一滩软糯的甜奶油。


奇怪的火苗在爆豪少年脑海里熊熊燃烧,他想紧紧搂住绿谷,把吻印在男孩被他伤害的每道疤痕,最后亲吻上他左边胸口最靠近心脏的部位。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灵魂深处的饥渴因为触碰废久而得到缓解,什么鬼!爆豪握住绿谷肩头狠狠撞到墙上,在男孩痛苦的表情里越来越烦躁地毫无章法地亲吻抚摸他,手掌犹豫着终于还是从腰带移开,只是隔着裤子抓住他的臀部揉弄两下,手感真好,爆豪感慨着又多摸两把。


直到绿谷终于疲倦到彻底无力地靠在他胳膊上,低声呢喃着够了,爆豪才醒过来一样收敛自己,尽可能装出平静的语气问:“够了?”


绿谷点点头,他身体饕足到一点都再没有对拥抱或者亲吻的渴求,个性终于解除了。空气变得有点尴尬,鉴于他们明明仍旧亲密地接触着,却失去了理由,让治疗行为本身变得有点猥琐。


怎么办?爆豪轻咳一声,有点可惜地收回手,废久的身体比他想得更合心意,他还真挺舍不得离开。男孩柔韧肌肤在他掌下充满青春张力地轻轻颤抖着,口中属于绿谷的滋味还没来得及散去,鼻尖萦绕着廉价洗衣粉与洗发剂的淡淡香气,爆豪收手的动作宛如慢镜头又被慢放了十倍。


“……小胜,”他听到绿谷用犹豫的声音开口,纤细低微,放在从前一定会被他无视掉,可现在的爆豪立刻停下动作,双眼炯炯地盯着绿谷,示意他说下去。


“那个,”绿谷用手指抠抠后颈,脸颊臊得通红,磕磕巴巴说:“如果你不讨厌的话,我还想继续这样待一会儿,可以吗?”


他扬起脸冲爆豪温顺又带着希冀地眨眨眼,大着胆子提出真正属于自己的请求:“难得小胜愿意碰我,大概我真的开心到脑子不清醒,可是的确很想……跟你多接触一会儿,哪怕弄疼我也好。”


 


废久,这是在对他表白吗?不知不觉中脑子已经短路的爆豪少年睁大双眼,仿佛有一吨硝酸甘油聚在他的脑海里炸裂成蘑菇云,就连硝烟都是爱心的形状。


绿谷被他盯得缩起肩膀,又开始手忙脚乱地解释,脸红得要滴血:“只是,只是觉得小胜好像也挺喜欢,就……”


乱动的手被再次擒住摁在墙上,爆豪居高临下地朝绿谷咧开嘴角,秀出一口健康锋利的白牙:“驳回,谁他妈见鬼的喜欢了,少自以为是了白痴书呆子,要不是你太辣眼睛我才懒得理你,是你先招惹我的。”


在绿谷愈发难堪的神色中爆豪心情愉悦地用拇指磨蹭他的手腕,这家伙看着真是越来越美味,让爆豪口腔甚至开始分泌过多唾液,真想一口把他吞吃掉。


抬头看一眼楼梯间的钟表,午休就要结束了,爆豪切一声,松开绿谷手腕,给他整理好衬衫,把扣子一颗颗系回去,领带都替他重新打好,然后再掐一把他低垂的脸颊,说:“给我把头抬起来!”


绿谷不明所以地照办,看着幼驯染那张英俊的脸越来越近,然后感到鼻尖传来一阵带着温暖湿意的轻微刺痛。他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无所措手足,只能盯着爆豪带着明显到肉眼可见的满足感愉悦地转身离开,还对他喊:“你待会儿再回班,别让人以为我们跟你和其他垃圾一样是一起走,恶心死了。”


绿谷咬紧嘴唇,他耳边还回响着刚刚爆豪凑过来低声说的那句话:“晚上在宿舍里等我。”


看看窗外被风吹拂飘过的花瓣,绿谷心底划过一句话,春天到了吧。他低垂眼睫,忍不住偷偷笑出声来。


 


END




*身为色气系写手,开假车令我愉悦【快滚吧

评论
热度(294)